小说发表:贪欲背后

在一个偏僻的山中,有一个小村庄这里面人家不到八百户,但这里的人们都过着安逸的生活,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个村庄是一片好风光,正如世外桃源一样: 春雨,轻轻的,听不见淅沥的响声,像一种湿漉漉的烟雾,轻柔地滋润着大地。春雨过后,太阳出来了,一片晴朗。整个世界像刚洗过似的,特别清爽,空气十分新鲜,呼吸一口,甜丝丝的,像喝了蜜一样。春风和煦,明媚的春光照在大地上,万物呈现一片生机,形成一幅秀丽的山水图。

这个村庄的居委会一心想要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却一直没有着好的出路。前些天,环保勘测局偶然经过这个村庄发现这里有着丰富的煤矿资源,有着很大的开发利用价值。

村里的一些村民开始对煤矿起了非分之想。有一人一直呼吁着村中有着现成的财富就要好好的利用它,他建议村里应该肆无忌惮的开发煤矿资源,这人原来是上届的村主任叫做刘海涛。因为他的一些不合理的政策遭到村里人的一些反对被迫下台,他心里虽然想致富,可却常常因为一些做法导致别人的反对。

那天他找到居委会,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各位,我想申请开发煤矿有这么好的前景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利用。”

村委会会长叫做王根生,立刻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行,坚决不行!这样过度开采迟早要破坏了我们的环境,习主席说过绿水银山就是金山银山。”

刘海涛也会料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说:“我知道保护环境固然重要,但是我们还不实现脱贫的话,那么一切都是虚的,我们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王根生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态度说:“不行,你就是说出了金子,我也坚决不允许这样做!”

刘海涛知道只要是居委会认准了的事情就难以改变了,他来到镇上的环保局,向那里说明了这里的情况,得知适量开采还是允许的。

刘海涛便找到镇上的相关人员带领他们来到自己的村庄,便开始采矿,浩大的声音引得全村庄的人来围观。王根生听说可这件事情以后恼怒万分,赶紧来到那里制止说:“你这是在干什么?我已经明确告诉你了,不得擅自开采!你这是什么意思?公然要和居委会叫板吗?”

刘海涛当仁不让说:“好了,我不想听你说那些大道理了。我必须要带领全村人致富!”

王根生知道自己刚刚上任不久还没有在村名心中建立起威信,而刘海涛虽然说是被人逼下去的,但他是居委会会长的时候也确实做了不少的贡献。就有村民说:“我看刘海涛那么坚持的样子,实在不行就试一试吧。如果真的能够致富的话,我们为何不这样做;如果没有致富那我看刘海涛以后也不再好意思提起这件事了。”

后来很多的村民也渐渐的认可了这件说法,王根生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后来他只能被动的让开采人员采矿。

开采人员果然在这里开采出丰富的煤矿资源,拿到镇上将这些煤矿卖了以后果然获得了一笔不小的钱财,村民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开始疯狂的开采煤矿。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过去了三年以后这个村庄开始逐渐变得一片废墟之上,仍遗留着数个残垣断壁的房屋,久无人居住,毫无生活的气息。人去屋空,歪七扭八的房屋破烂不堪,再无炊烟升起。

王根生其实早在开采煤矿的第一年的时候就已经辞去了居委会会长一职,而那年新的会长不久就上任了,这人不是别人就是刘海涛,村民们知道矿产这么挣钱后,几乎家家户户都盖上了二层楼,开起了汽车。他们心里还是信服刘海涛,因此渐渐疏远了王根生这个居委会会长,知道后来有人提议应该恢复刘海涛的职务。

就这样王根生主动辞职,刘海涛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新一届的居委会会长,每天无节制的开采煤矿。

后来,村中的一些人开始把眼光放在了南山上的一片森林, 树林中,透着寂静,抬头仰望,阳光正透过树叶间的林荫照射下来,像繁星在空中闪烁,有些刺眼,却十分晶莹美丽,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照射下来的光影,若隐若现的左右悠扬地晃着,那躲在灌木后野兔,用胆怯的眼神张望着四周,不只是要出来觅食还是来附近欣赏着唯一一片嫩绿色的风景,从这头的树林往那头望去,无尽的绿色又显得有些空洞,还应是含-苞待放的嫩芽,却被那仿佛刀刃般的风摧残着慢慢地坠落在地。

刘海涛心中也早已经有了同样的想法,一年前开始肆无忌惮的砍伐,只不过那片森林现在已经无人问津了,因为那里到处都是些荒凉的树根,枯黄的树叶在地上随意的飞舞着,再也听不到了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就连一阵微风轻轻吹过的时候人们都能感觉到寒风刺骨。

刘海涛在自家住的别墅里数着厚厚的钞票,心里还在盘算着下一步去破坏村庄的其他资源。

忽然有一夜天空仿佛被捅出了一个大洞,里面的雨水倾盆倒出,久久未停。与此同时,狂风如同一只凶猛的野兽,在狂妄的肆虐着,要吞噬这里的一切,在被砍伐光秃的那南山上爆发了泥石流, 座座山头走蛟龙,条条沟口吹喇叭。

响声震天,山摇地动。泥石流袭击到村庄后,房屋像纸盒一样被揉碎;公路,像纸片一样被冲走。原本富裕的村庄一下子面目全非。

人们当时在熟睡之中,根本不知道自然灾害的来临,只是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于大片的废墟之下。

刘海涛的家也一时间变得面目全非,他的呼吸仿佛都静止了,也许是被这些鳞次栉比的高楼 蓦然坍塌的景象所震撼,就像没有支架的躯体,突如其来的倒塌,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时间。

天空中还在下着大雨, 风神的支支利箭呼啸着射向无奈的大地,发出一阵阵欢呼声。路边的树儿们尽量摆动着笨拙的肢体躲避刷刷的雨箭,尽管如此,树儿们还是片刻就遍体鳞伤了。屋前的小池塘里不一会儿就积满了一大片黄水,河面上的绿萍像一个个受惊的小孩,蜷缩在池塘的角落里,河水也随着风向剧烈地转动,河面上波浪起伏不断。

几天以后,大雨停止了,这里恢复了平静,但这里已经如同地狱一样,已经没有了笑声,没有了别墅,什么都在一夜之间化作了虚无。

那一天,有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头慢慢悠悠的走到这个村庄,看着这里一片狼藉的景象,他跪在了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这位老头最终都没有离开这里半步,直到他在这里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镇长听说可这件事情后,亲自来到这个村庄,原来那个老头不是别人就是三年前辞职居委会会长一职而去外地打工的王根生。

来源:用户投稿

Leave a Comment

Login
Loading...
Sign Up

New membership are not allowed.

Loading...